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斛浊酒的博客

一斛浊酒,互属庆相逢;一斛浊酒,独酌尽余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熟悉初高中数学,已束之高阁,爱古典散文诗词,惜水平肤浅,好赏国画、喜听音乐,可不求甚解。爱酒、爱茶、爱咖啡,只浅尝辄止。爱看电影、爱下象棋、爱游玩,但没时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清名家词之五十一 张琦《立山词》(一)  

2015-05-26 10:28:26|  分类: 清名家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斛浊酒录入

张琦字翰风,江苏阳湖人。初名翊,号宛邻。嘉庆十八年(一八一三)举人,历署匈平、章邱、馆陶知县,所至有政绩。工诗、词、古文及分隶,尤精舆地之学,兼善医。词与兄惠言齐名,以乾隆二十九年(一七六四)生,道光十三年(一八三三)卒。著有《战国策释地)、《素问释义》、《宛邻文集》、《立山词》等书。

 

凤凰台上忆吹箫

才起还眠。才眠还起。风帘静押炉香。恁别愁千斛,都付罗裳。旧日欢情多少,刚换得、今日凄凉。多情月,为谁消瘦,减了容光。

茫茫。几番好梦,侭倩遍东风,不到伊行。想天涯虽远,恁敌愁长。怪得影儿不去,偏只是、守著寒釭。人归否,梨花谢了,立尽回廊。

 

鹧鸪天

小玉殷勤为举觞。十年风月旧横塘。尊前流水桃花色,扇底春洲杜若香。

欢易尽,意难忘。空馀幽恨系人肠。高楼望断天涯路,催得黄昏是夕阳。

 

暗香·梅

数枝清绝。曾几番踏遍,溪头残雪。照水淡妆,日暮佳人倚空碧。应怪东阳憔悴,新换了、星星华发。念此夜、江北江南,都照旧时月。

相忆。正默默。叹雁去路遥,望中乡国。瘦来玉骨。点点相思泪痕湿。刚是销魂梦好,谁唤起、一声长笛。再莫教、吹落也,有人细觅。

 

琵琶仙

漫驻雕鞍,那堪到、旧日寻春香陌。恰有多少相思,梅花正狼藉。谁为谱、玉龙怨曲,搅散了、一庭香雪。料得人人,多应还是,望断消息。

也不是、真个天涯,恁梦里匆匆竟难识。分付一天愁影,与落花飞碟。除是那、青春杨柳,应未知、泪点时滴。多管滴到明年,也惊红湿。

 

洞仙歌·梨花和黄山

残红嫩绿,正牵愁无数。明月丝丝拥香絮。是耶非、仿佛照水盈盈,人不见、独自一天风露。

有谁怜素质,苔绣花茵,梦里幽魂自来去。千万点相思,一径飞来,清泪湿、几经风雨。要不识、侬心苦和酸,待细嚼花儿,较侬多许。

 

粉蝶儿·春雨和茗柯

已廉纤听,昨宵枕儿上滴。一声声、替侬愁绝。是东风,生怕者,春魂飞越。却由他、檐底共心头咽。

又廉纤看,今日帘儿外滴。一丝丝、做侬愁绝。是东风,更怕那,春人浓觅。却由他、芳草衬桃花泣。

 

水龙吟·瓶中桃花次茗柯词

一枝休怨崔郎,从教留得红云在。依稀前度,笑痕娇靥,夭姿未改。寂寞黄昏,几多情绪,看侬憔悴。侭东风阵阵,飘香吹絮,管不到、重帘外。

恨煞归期难数。借花枝、一腔清泪。丝丝斜月,侬心似汝,影儿都碎。残醉扶来,花犹解语,伴人无寐。算明朝点点飞红,侬也够看他坠。

又·寒食次茗柯韵

燕儿昨夜飞来,偏他花信番番记。一番过了,一番怜惜,欲留无计。春为花来,也应为我,伴将残醉。趁江南芳草,幽魂一片,又抛在,残春外。

只者柳绵花絮。是愁人、几多清泪。东风多事,吹花开也,不将花系。怕说踏春,花儿见我,十分娇媚。更潇潇暮雨飞红,拚尽醒离人寐。

 

木兰花慢·杨花次茗柯韵

正红楼春寂,飞点点,镜中看。恰慵避风帘,困粘香幕,娇惹云幡。依稀似曾相识,记昨宵、曾到梦魂间。可为天涯芳草,随风却又飞还。

游丝千尺任飘零,偏不与遮阑。便谢了红尘,依将流水,一样单寒。空留十分春色,倚危栏、愁对夕阳山。剩有蜂儿蝶子,依依觅尽苔斑。

 

菩萨蛮

沉沉漏箭催银烛。相思立尽阑干曲。门外木兰桡。月明烟水遥。

欲留应未许。争忍相看去。清夜两人长。休教错怨郎。

 

贺新凉

亭午槐荫悄。镇无聊、曲屏人倦,博山烟袅。为忆桃花相思甚,恁又石榴开了。也不管、惜春人老。浓绿年年如帷幕,只愁侬、不是青青草。空向汝,泪痕绕。

朝来望断横江表。最怜他、珊珊瘦骨,天然姣好。闻道红楼愁还病,无复年时巧笑。又况是、秋风惊早。消却天涯笙歌梦,更伤心、烟柳悬残照。但极目,暮云杳。

 

风流子

碧云飞不起,房栊静、明月满回廊。想团扇频携,恰扶新浴,欹鬟不整,初卸残妆。人微倦,一帘花影瘦,半枕玉痕香。曲曲屏山,谁怜梦杳,丝丝沉水,空惜烟长。

销魂惟是别,便榴房莲盖,也共凄凉。不信天涯倦客,只是相忘。待归来何日,良辰三五,同扶虚幌,细说思量。捲起水精帘额,双照流光。

 

江城子

一庭花月弄清姿。是相思。是相知。记否阶前,对影折新枝。一样精帘低映处,空留得,月如规。

开奁看取定情词。不分飞。又分飞。侬已无眠,那有梦寻伊。最苦伊家今夜梦,寻不到,小楼西。

 

六丑·见芙蓉花作

怅秋光渐老,看点点、霜花飘足。庾郎正愁,愁来无处著。漫绕篱落。是处秋容好,岸边深巷,见数枝幽独。雕栏深护珍珠络。困倚香云,斜欹暖玉,相看更烧银烛。恰清尊半醉,前事枨触。

兰舟初泊。记双红梳掠。坐对名花晚、情莫莫。灯前细语蛾绿。但回头无奈,别离成各。西风紧、更催丛萼。料得是、一样心头滋味,减来还恶。凝愁处、莫倚阑角。看一痕、澹月微云里,依然是昨。

 

兰陵王·看菊和黄山祁生

暮烟碧。秋在斜阳香陌。云屏护、小立新妆,淡淡浓浓可怜色。年来似记得。曾识。陶家旧宅。花重见、一样泪痕,人瘦西风又今夕。

蒹葭水云白。叹岁暮谁怜,露重霜积。桃花只在春时节。纵恨搅香絮,怨粘芳草,三秋憔悴未惯历。峭寒独消得。

幽咽。更追惜。算玉骨娉婷,恁耐岑寂。孤鸿嘹呖催行客。念一夜零落,几人凄恻。频来不厌趁绮萼,醉素液。

 

临江仙

一枕西江江上路。起来消息茫然。秋风踯躅画楼前。断桥残照,红浸一溪烟。

池上芙蓉篱畔菊。一般憔悴容颜。去时曾与算归船。分明记得,人共月华圆。

 

长亭怨慢·莫愁湖

恰愁与、寒潮并起。底事还寻,翠残香腻。畅好清秋,天涯冷落、向谁是。一般风月,有多少、人愁思。独自暮凭栏,空怅望、斜阳影里。

天际。想佳人何处,可忆那时歌吹。啼痕染就。都付与、湖光山翠。纵写尽、红豆乌丝,恁传得、侬心憔悴。看一片残荷,零乱烟波云外。

 

高阳台·芙蓉花同人分赋

玉靥凝香,云颦弄影,雕栏娇倚娉婷。能几时开,殷勤好护金铃。春风自逐朝云散,到而今、好梦频惊。最怜他、一剪霞红,一抹烟青。

相思只忆江南好,奈尘封绮陌,草暗遥汀。多少清怨,凭谁与诉双成。霜花夜夜飘芳径,掩重门、却下帘旌。怕明朝、满树飞花,满地残英。

 

满江红

明月飞来,寒窗外、暮天凝碧。多谢得、黄花如故,伴人岑寂。醉里不知红叶落,醒来乍觉霜花白。叹人生、那得许多愁,长如织。

人已去,情空结。雁已杳,函空设。者残英点点,是侬魂魄。绿树惯看今古恨,青山尚有鸿濛雪。问者番、浊酒向谁浇,悲歌彻。

 

洞仙歌

寻芳梦断,乍相逢蝉鬓。一剪湘波隔红影。正春残、无奈柳困花慵,人独自、深锁一庭香冷。

有谁窥绣户,斜月三更,依约春痕印芳性。何处说相思,燕子飞来,双双宿、轻魂未醒。拚一向、侬心隔天涯,莫容易教人,认将鸾镜。

 

摸鱼儿

渐黄昏楚魂愁断, 啼鹃早又相唤。芳心欲寄天涯路,无奈水遥山远!春过半,看丝影花痕,罥尽青苔院。好春一片,只付与轻狂,蜂儿蝶子,吹送午尘暗。

关山客,漫说归期易算,知他多少凄怨?不曾真个东风妒,已是燕残莺懒。春晚,怕花雨朝来,一霎芳塘满。嫣红谁伴?侭倚遍回栏,暮雲过尽,空有泪如霰。

 

南浦

惊回残梦,又起来、清夜正三更。花影一枝枝瘦,明月满中庭。道是江南绮陌,却依然、小阁倚银屏。怅海棠已老,心期难问,何处望高城?

忍记当年欢聚,到花时、长此托春醒。别恨而今谁诉?梁燕不曾醒。帘外依依香絮,算东风、吹到几时停?向鸳衾无奈,啼鹃又作断肠声。

 

丑奴儿慢

乍晴又雨,消得几番风信。正一片、新苔似绣,细草如茵。蝴蝶飞飞,不曾认得绿罗裙。凄凉庭院,海棠一树,个是残春。

多少冶游,莺歌燕舞,吹暗芳尘。侭剩得、断红零粉,付与愁魂。相对天涯,轻寒漠漠又斜曛。凭谁知道,鹧鸪啼罢,独自黄昏。

 

菩萨蛮

横塘日日风吹雨,隔帘却望江南路。蝴蝶惯轻盈,风前魂屡惊。
阑干人似玉,黛影分窗绿。斜日照屏山,相思罗袖寒。

铜壶滴尽流苏月,紫骝嘶过垂杨陌。何处系香车,海棠三两花。
开前波似镜,门里参差影。照眼绿罗裙,画桡开白蘋。

江花玉面娇相逐,香风乍送凌波曲。瞥见鬓鬟低,棹回情转迷。
钗头双凤翅,照水胭脂泪。碧藕折连丝,梦轻君未知。

 

风流子·别内

素波凉半魄,寥天迥、呜咽上寒潮。正金榼酒空,灯残花市,铜壶漏尽,霜滑溪桥。从兹去,客愁江水阔,闺梦洛川遥。莱氏逸妻,伤情黯黯,左家娇女,别泪滔滔。

冲寒凭瘦骨,侭西风猎猎,吹透征袍。我是江南倦客,豪气都消。看烟江寂历,蒲帆斜挂,沙洲低暗,芦叶全凋。离别频年经惯,莫问归桡。

 

水龙吟·寒食

东风捲上疏帘,飞来双燕呢喃。依稀似说,禁烟时候,柳街桃户。怕是踏青,等闲黏了,一身花絮。看长堤芳草,盈盈女伴,错认作,江南路。

回首青山重叠,碧云深、故园何处?可堪肠断,昨宵曾到,梦中烟树。又待消他,几番憔悴,粉残花妒。只凭教银蒜低垂,休更见斜阳暮。

 

高阳台·上巳

燕掠平莎,莺捎细柳,烟痕点画春工。赠药人归,长堤玉轡玲珑。年时多少看花意,到花时、长自匆匆。又禁他、一树飘香,一院飞红。

纤纤新月江南影,记回廊绿遍,曲沼波融。此日浮觞,多应絮说萍踪。天涯何处寻芳草,掩重帘、独对兰丛。有谁怜、几曲屏山,几叠眉峰。

 

湘春夜月·题画扇有赠

最消魂,几番俊赏成尘。只是细草青苔,独自对斜曛。难道一丝香雾,和一分梦影,便了残春。恰凭他彩笔,招将艳魄,好伴芳辰。

脂痕欲滴,粉光还腻,一样怜人。花若有情,应念我、泪珠盈把,搵尽罗巾。愁深别浅,算何曾、与说殷勤。也只愿、者花颜常好,依来怀袖,莫怨离分。

 

暗香·作平自南来任城将往泰安,予既赋五言一章,季旭填暗香疏影赠之。嘉其辞意斐然,即和二调。予与作平十年来踪迹离合略具矣。

旧游记得。对双峰熊耳,一窗云色。宝马春郊,历乱风花媚行客。萧寺山泉试茗,娇鸟唤、丛篁摇碧。正携得、空翠归来,还踏洛川月。

陈迹。空叹息。更赵北燕南,独自愁寂。上东门侧。携手西风振归策。衰柳斜阳古道,相伴汝、凄凉吟魄。待盼到、乡国也,菊花似昔。

 

疏影

归鞍乍卸。早萧萧落叶,催我行路。客里关河,又是三年,兰成空有愁赋,幽居正羡团圞乐,贫亦好、尊前儿女。却怎生、轻狎风波,抛却故园鸥鹭。

十日为君沽饮,唾壶侭碎击,幽恨难诉。寥泬霜天,征雁还飞,试问住将何处。天门积雪山溪满,可能见、蓬瀛珠树。只何时、慰我离愁,共乐醉乡朝暮。

 

燕山亭·题洛神画帧

冰雪肌肤,绰约风标,姑射仙人如许。掩抑精光,含睇凝愁,牵惹柔情无数。天与娉婷。还更与、凄凉情绪。延佇。恰洛浦铅波,一般倾注。

不信当日江皋,解玉佩相要,过他交甫。微波渺渺,独自愁余,含情待将谁诉。如此年华,更消得、伤心几度。知否。空目断、桂旗翠羽。

 

水龙吟·题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小照
隔花人云迢迢,佳期怅望知何许。重门掩却,凄凉独自,空阶凝伫。燕子归来,偏他忍看,一天飞絮。算春光九十,谁曾消受,都付与、风和雨。
一掬伤春铅水。对花前、几回倾注。柳丝恨短,榆钱恨小,绾春不住。最是多情,如茵芳草,青青如故。只一枝素手拈来,也慰得花迟暮。

 

疏影·画芙蓉

凄清露井。恰几丛艳粉,波面娇映。误了春人,碎了秋心,孤芳倚清迥。临风已分伤摇落,又况是、霜花飘径。好趁他、笑靥盈盈,描取一痕云影。

容易良辰欢聚,小窗共细语。低并妆镜。半晌殷勤,便也难消,拚作一生愁病。等闲花也如人别,有谁问、旧时情性。只凭教、三尺冰绡,伴得庾郎清冷。

 

八声甘州·秋海棠

又珊珊、弄影晚秋天,一般飐西风。看墙根池畔,轻含玉蕊,低亚芳丛。迎著三更斜月,细步出珠栊。呜咽樽前恨,难话离悰。

忍记年时惜别,倚朱阑一曲,绿鬓惺忪。恁阶前行迹,都与碧苔封。悄霜花、飘来香径,料有人、帘外泣残红。还应忆、沈郎腰瘦,独自愁侬。

 

祝英台近·和曾容有寄

意惺忪,情颠倒,醒醉几时了。侬替花愁,花也应知道。怪来好梦连宵,都无凭准,又还是、惹将花恼。

沉炉袅。看他一气双烟,丝丝向萦抱。待结同心,毕竟同心少。恁能两下柔肠,如香百和,便拚得、相思到老。

 

满庭芳·罗浮蝶

粉晕脂痕,衣翻霞彩,一径花下翩然。偶来游戏,标格本如仙。占尽海天香霭,琅嬛里、自度芳年。凭携去、玉台金谷,随趁碧云还。

尘寰。回望处,笑他伴侣,惹絮捎烟。侭恋著三春,花事酣眠。一样翩跹舞影,春过了、零落堪怜。争似我、三更清梦,不复落人间。

 

虞美人

沉沉漏箭催香梦。和泪还珍重。晓来一径乱琼深。恨煞阶前苔印已难寻。

呼童扫取来时路。休遣湘裙污。昨宵佳约记分明。莫是河桥马滑少人行。

 

菩萨蛮

年年踏遍长安路。香车宝马粉无数。老去懒看花。一窗红日斜。
清樽闲自酌。青鸟飞还掠。消息透春期。惜花人去迟。

朱楼歌舞分娇面。胭脂压乱粘花片。飞絮最无因。濛濛乱著人。
旧游浑不见。惆怅前期远。何处是欢场。午尘和梦香。

游丝不罥飞花住。东风又逐飞花去。满眼落红多。日长人奈何。
笙歌喧隔院。忍听流莺啭。独立夕阳时。问花花不知。

九华帐里蓝田玉。六萌车上鸳鸯褥。结束最宜人。谁怜别样春。
佳期浑未许。轻把流年度。忍记海棠阴。误他头上簪。

云裳掩敛凝娇坐。千重自结萎蕤锁。无语倚疏棂。千回唤不应。
清愁消未尽。顾影怜青鬓。只合背人啼。此心谁与期。

仙姿合是神仙侣。何因偏向风尘住。泪眼问天公。怜侬是恼侬。
相期花下醉。花也同憔悴。约住玉连环。未妨双臂寒。

 

南浦·和曾容

宝篆炷金猊,午晴初、静押深深帘幕。几日费相思,刚能够、肯许来寻佳约。墙头花影,渐移上两重阑角。过尽香车多不是,难道未离妆阁。

空阶望断斜阳,到黄昏独自,漫倾杯酌。何处好句留,枉教我、冷却半床弦索。三更凉月,还相照此时寥落。禁得心头滋味苦,一递一番尝著。

鸳枕梦扶头,睡醒来、又是夜长难晓。心事正恹恹,疏窗外、来去乱鸦多少。趁将斜日,西陵独自寻苏小。前度帘栊双坐处,惟有博山烟袅。
问谁解道看花,有温香密意,偎人不了。衣上泪痕 多,还只怕、勾起伤春怀抱。相思难诉,又教添著愁心悄。料得玉人今夜里,一样离魂颠倒。

又·即事感怀

冰雪冷关河,又惊心、到了岁寒时节。鱼雁信沉沉,还只是、望断天涯消息。千重恨,不曾细与征鸿说。窗外梅花应笑我,误却旧时华髪。

殷勤惟有何郎,向琵琶弦上,诉将幽咽。沦落又堪嗟,分明似、庾信平生萧瑟。莺花燕市,卅年春梦成陈迹。眼底荣枯都莫问,且醉樽前明月。

 

永遇乐·寒鸦

一夜霜花,又教催老,多少豪杰。冷落关河,哀笳声动,肠断江南客。征鸿过尽,惊他云外,阵阵寒鸦啼彻。叹飘零、天涯倦羽,一般寄旅踪迹。

西风凄紧,问朝朝暮暮,吹到几时方歇。最是销魂,斜阳漠漠,近黄昏时节。纵教盼到,东风晴软,已是白头如雪。还堪听、邻家思妇,鸣机轧轧。

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